• <span id="g1e9y"><p id="g1e9y"><sup id="g1e9y"></sup></p></span>
    1. <tbody id="g1e9y"></tbody>

    2. Keli Motor Group Search

      Keli
      language
      搜索
      搜索

      兩會季丨全國人大代表、科力爾董事長聶鵬舉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開幕會

         發布時間:2022-03-05

      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于2022年3月5日隆重開幕,全國人大代表、科力爾電機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聶鵬舉先生聚焦高質量發展,精心準備了多份建議,包括《推動伺服電機國產替代》、《完善企業信用信息公示制度》、《規范使用勞務派遣》......18份建議。

      應積極推動伺服電機國產替代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為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指明了方向。聶鵬舉先生認為,作為先進制造業的關鍵支撐裝備,工業機器人能廣泛應用于各類制造環境,其研發及產業化應用,是衡量一個國家科技創新、高端制造發展水平的重要標志。

      當前,國產機器人產業處于大的變革時代,需要快速創新整合,機器人作為一種高新技術,是推動產業發展的重要支持手段。而大力發展機器人產業,則離不開核心零部件廠家的支持,伺服電機作為機器人必不可少的關鍵核心零部件,是機器人的動力系統以及機器人運動的“心臟”。國產機器人崛起的道路上,伺服電機國產化具有重要的意義。近年來,我國伺服系統市場規模表現為快速增長趨勢,2020年中國伺服電機系統市場規模達164.4億元,未來五年復合增長率約為35%。由此可見,伺服電機市場規模和潛力巨大。

      然而目前國內伺服市場中,日系和歐美系品牌占據了超過70%的市場份額,日系品牌憑借良好的產品性能與極具競爭力的價格壟斷了中小型OEM市場,歐美系品牌等則占據了高端市場。在高端市場被外企壟斷,中低端市場又面臨激烈競爭的情況下,推動伺服電機國產替代任重而道遠。

      關于優化伺服電機行業的產業生態,聶鵬舉先生建議,應制定伺服電機產業規范條件,促進各項資源向優勢企業集中;出臺國有企業率先在機器設備中對伺服電機進行國產替代的獎勵政策,打造良好的營商環境。

      關于加大伺服電機行業扶持力度,聶鵬舉先生建議,可以通過工業轉型升級、中央基建投資等現有資金渠道支持伺服電機產業化和推廣應用;根據國內伺服電機產業發展情況,逐步取消關稅減免政策,發揮關稅動態保護作用;落實好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等政策,鼓勵企業加大技術研發力度、提升技術水平。

      為實現高質量創新發展,各企業要勇于挑大梁

      聶鵬舉代表認為,高質量創新發展是新時代企業家的使命所在。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制造業作為國家的經濟支柱,各企業要勇于挑大梁,積極加強科技創新和技術攻關、實現“專精特新”發展、促進綠色節能轉型、走高質量發展道路,為全力提升制造業核心競爭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不懈奮斗!

      聶鵬舉先生提到,企業想要大力推進高質量發展,做大做強,就必須掌握所在行業里的核心關鍵技術,并對行業內研發創新的發展趨勢具有前瞻性的認知。持續的研發和技術投入,目前科力爾已經擁有編碼器、驅動器等驅動和控制類產品核心算法,以及高性能電機設計與電磁仿真技術。公司研發人員超300人。近幾年,公司引進上百名高科技研發人才,均具有多年同行業研發經驗,并且在控制類高新領域不斷加大研發投入,占比接近30%??屏栄邪l的編碼器精度超過松下、安川的技術水平,驅動器等伺服系統已達到日本同行業的技術水平,產品能廣泛應用于智能家居、3D打印、鋰電池設備、光伏設備、5G基站以及機器人與自動化等多個領域。

      談及公司未來的發展規劃,聶鵬舉先生表示,一方面,科力爾將繼續推進人才發展戰略,加大人才和研發投入,引進更多的高科技研發人才,積極組建高端研發團隊,緊跟世界電機及智能驅控系統的前沿技術,不斷提高公司的核心競爭力;同時進一步優化V6系列伺服系統的性能,加大對高端伺服系統市場的滲透,積極提升市占率,在“卡脖子”的核心領域上突破外企的壟斷,真正實現進口替代。另一方面,公司會穩步推進在粵港澳大灣區投資的“科力爾電機與驅控系統生產研發項目”的建設,以便更好地滿足下游多個新興領域市場不斷擴張的需求,并在保持現有產品和市場持續增長的基礎上,增加對技術和研發的投入,加快向機器人、工業自動化和人工智能領域轉型升級,推動科力爾的高速高質量發展。

      關注一系列民生問題

      重點關注伺服電機行業發展之余,聶鵬舉代表還就企業規范運作、鄉村振興以及教育等方面,提出了要完善企業信用信息公示制度,敦促企業規范運作,積極承擔社會責任;提高收買婦女、兒童法定刑;推進職業教育發展;切實完善靈活就業群體社會保障等建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